海拔4900米,巡逻兵与冰河相伴
来源:海拔4900米,巡逻兵与冰河相伴发稿时间:2020-04-01 00:06:21


曾光介绍,冠状病毒虽然有很多,但是引起世界关注的就只有三个,第一次是2003年的SARS,那时候还不是全球大流行,在其他国家基本没有传开,主要集中于华人。第二次MERS,就更局限了,主要集中于中东少数国家,病死率高,但是传播率弱,患病人数较少。第三次就是新冠肺炎,如今已在全世界二百多个国家传开,感染人数远远超过SARS,最终可能比SARS多一百倍都不止。

BNO Newsroom 报道截图

《纽约时报》在报道中称,纽约市医疗系统杂乱无章,使得医护人员的感染率难以精确计算。纽约市公立医院一位发言人表示,目前不会分享有关感染医务工作者的数据。美国急诊医师学院院长也表示,全国情况不太一样,无法追踪此类数据,但危险正在加剧,到处都有医生感染。

曾光表示,“新冠肺炎是对人类巨大的挑战,需要全球团结起来共同应对,这已经不是一个国家的任务了,任何一个国家的防控漏洞都会影响全球疫情。中国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,援助一些困难国家,是非常正确的。”

雅可比医院的护士莱利说,当她最近去看急诊室的时候,她意识到自己和同事们永远无法避免被感染。医院里挤满了呼吸困难的病人,他们的肺听起来像砂纸一样,口罩和防护服供应不足。

每天上班时,医生和护士都会遇到困惑和混乱。在布朗克斯区蒙特菲奥里医院分院,护士们穿着冬季外套,站在一个没有暖气的帐篷里,为有症状患者分诊。而在埃尔姆赫斯特医院,病人有时还没来得及搬到床上,就已经奄奄一息了。

急诊室总有一些不可违反的规则,然而随着防护装备日益减少,这些规则也被打破。疫情初期,纽约医护人员每次去诊治时都要更换长袍和口罩,然后戴上防护装备,直到换班结束。随着医护用品供应稀缺,一名在重症监护室工作的医生说,他被要求在换班结束时上交口罩和面罩,进行消毒以备将来使用。

尽管医护人员仍然日复一日地坚守在人满为患的急救室,但他们表示能窥见自己面临的风险,西班牙确诊病例中有近14%是医护人员。

具体时间线如下:1月19日:超过100例;1月24日:超过1000例;2月12日:超过5万例;3月6日:超过10万例;3月18日:超过20万例;3月21日:超过30万例;3月24日:超过40万例;3月26日:超过50万例;3月28日:超过60万例;3月29日:超过70万例。(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)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4月1日表示,过去5周,确诊病例接近爆发性增长,几乎所有国家和地区都报告了确诊病例。在未来几天内,确诊病例将超过100万,死亡病例将超过5万。新冠肺炎成人类面临的第一个冠状病毒大流行。

早在当地时间3月11日,谭德塞就宣布,新冠肺炎疫情“从特征上可称为大流行”。世卫组织将大流行(pandemic)定义为“一种新疾病在全球广泛传播”。从1月底世卫组织宣布新冠肺炎疫情为“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”,到如今宣布构成全球“大流行”,意味着病毒在全球蔓延的趋势并未得到遏制,严重程度与应对难度皆有所增加。